夏风

冷cp专业户。
极为低产,随缘填坑。
文章基本清水。
攻控。

还是做个顶置吧。

你好。

夏风,是个破写文的,心血来潮会发发自己的儿童画。

混的圈子杂多,吃的cp也杂。

主要吃的cp有:

DBH:马康马/720000(87X51)/640000
巨雷警探组以及900G。巨雷 

MCU只雷贱虫以及铁虫,其余cp无所谓。

XCU:狼队/EC/双蓝/CDP,其余无所谓。

历史:杜李/双苏(苏轼苏辙)

王者:亮all/信all/烈白/白嬴,雷云亮云亮云亮谢谢。

最近沉迷毒埃和GGAD。

攻控。

BL,GL,BG,GB都吃。

不玩d5,不玩。

over。

我的懒癌与脑洞最后的挣扎。

……本来打算写成中篇的,但感觉一时间写不完,又想改成数字篇。可是数字篇的效果没有一整个好。

好纠结,想坑。

「杜李」小狗先生和小猫先生

一个随手摸鱼小段子。

现代背景。第三人视角。

ooc现场,轻点喷。





我喜欢去家附近的小河边玩儿。

最近在河边的草地上开了好多花,红的紫的都有,我知道是春天来了。毕竟只有在这些日子里,才会有很多人来这里。虽然妈妈告诉过我很多遍,要离这些花远一点,在上面的蜜蜂小姐们会来蛰我,但是我不介意,我喜欢花和蜜蜂们。它们都是一样的漂亮和美丽,我还喜欢风筝和白云,还有寂静的小溪以及喧闹的人群。

我还喜欢我的小狗先生,他叫旺旺,是我的一只布偶狗,也是我的好朋友。他是妈妈在我去年的七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!我喜欢带着旺旺一起去河边玩,他不会像爸爸一样骗我,他也喜欢我,所以他从来都对我说实话,我知道。

我的右手牵着妈妈,左手抱着旺旺,我们一起走在草地上。我抬起头,看到了一只蝴蝶小姐飞过。她漂亮极了,全身上下都是火红色,悠悠从我面前飞过。

我摆脱妈妈的手,试图去够住蝴蝶小姐,可她大概是一位体操运动员,飞的又快又优雅,我磕磕绊绊地跟着她,直到我踢到了小土堆,结结实实摔了一跤。

我听见妈妈在后面传来的声音了,我连忙撑起身体,从草丛中爬起来。还好草是软软的,撞上去一点都不疼。我甩甩脑袋,捡起掉在一旁的旺旺后用泥巴手扒拉下脸,这才抬起头。

我看见了小狗先生。

他坐在木凳子上,面前架着副画布,手上还拿着调色板。小狗先生看见了我,他对我笑了一下,然后朝我摆摆手,问我要不要过去看看他的画。

「为什么不呢?」

我知道妈妈在后面喊我,可是这不重要,她会理解我的,毕竟我遇见了小狗先生,而小狗先生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我毫不犹豫地走过去,然后站在他的身后,我看出来了。小狗先生这是在画小猫先生。

“小狗先生,这个小猫先生是你的好朋友吗?”我仰起头问他,他听见这段话后微微张大了眼睛,仿佛很惊讶。

“小狗先生?”

他貌似是歪着头思考了一会,随后调整过来,对着我露出了个好看的微笑。他其实是个好看的小哥哥,但是他实在是太像旺旺了——所以他就是小狗先生。

我点了点头,看着小狗先生的画,他就是在画小猫先生。小猫先生又白又帅气,他和小狗先生一起坐在河边的草地上,小猫先生正把手搭在小狗先生的肩膀边,笑的特别开心。

他们绝对是好朋友。

“是啊,小狗先生是在画小猫先生,他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了——对,朋友。怎么样,小猫先生好看吗?”

好看!我实话实说,小狗先生不会骗我,我也不会骗小狗先生,因为我们是好朋友。

“那小猫先生呢?最好最好的朋友难道不应该是在一起吗?”

小狗先生依旧在笑。他把画布取下来卷好,然后从木板凳上站起来。他右手拿着画布,左手牵起了我的右手,轻轻地对我说。我们一起去见小猫先生好不好呀。

我答应了小狗先生,因为我知道他不会骗我,我们是好朋友。

我和小狗先生沿着草丛里的小路走呀走。我能想到妈妈现在一定在河边找我,但我相信她不会怪我,我只要跟她说,我去见小猫先生啦!她就马上会原谅我。

我们走到尽头了,并没有花很久。

小狗先生松开了我的手,他摊开画布,放到了小猫先生的面前。

“小猫先生在哪呢?”

“小猫先生就在这。”

我再仔细看了一遍周围,我有些生气,因为小狗先生骗了我,他居然骗了好朋友。

这里明明没有小猫先生,只有一块冷冰冰的大石头,和数不清的画。

小狗先生跪在了石头前,我跑到他旁边,鼓起嘴质问他小猫先生到底在哪,他却不回答我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而杜甫第一千零七次吻上墓碑。

[杜李]俗套的爱情故事。

ooc注意。

娱乐圈paro。有其他人物出现,以及私设满天飞。

双向暗恋注意。
两口子就是要甜甜蜜蜜恋爱,搞什么我爱你你不爱我(……
杜甫私设有异色瞳,右眼棕左眼蓝。

前篇戳首页。


李白还是没忍住,趁苏轼走了之后就悄悄点开了那个网站。他的注意力被网站上的内容吸引尽了,他刚看没几分钟,嘴里就忍不住发出好几声感叹。

“……老天鹅,苏辙和苏轼,元稹和白居易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。不是,现在网友都这么疯狂了吗?”

尽管他嘴上这么说着,他的目光却是没离开过电脑屏幕。李白突然想起来苏轼跟他推荐的那篇文章,于是把刚才自己记住的文名翻出来搜搜。

——芝麻糊突变,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。李白心里想着,这怕不是系统随机生成的吧,这也太没有水准了。

「杜甫看见了李白。

他站在人群中最耀眼的位置,他与每一个人一同聊天一同大笑,他的口中吐着年轻人专有的意气风发,他可以随意地接过任何人递过来的酒,然后一饮而尽。

杜甫隔着半个人海,眼神居然是被这个少年吸引住了。他在僻静的角落,独自在另一个世界望着他,不愿移开视线。

朋友叫了他很多声,他不为所动。他在把少年的每一个动作刻画进脑子里,他不能让其它人来打扰他。

杜甫在等,等台上的李白一个回头。只要他一回头,他就能看见在一旁站着的他。杜甫一直在等。

他没有回头,直到这场疯狂的宴会结束。

……」

李白隐藏掉窗口,思量了会朝苏轼的QQ发了几条消息。

白化:他们这些……写同人文的,都是职业作家吗?

与东坡肉恋爱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是看了嘛。切,想看就说呗,没人嫌弃你。哦对了,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。

白化:?

与东坡肉恋爱:……OK,当然不是职业作家,有些是学生,有些是画家。干什么的都有。说不定还有咱俩的同事呢对吧。

白化:我看了你给我推荐的那篇了。还不错。

与东坡肉恋爱:还不错吧,单向虐恋,代入感还强。我说,芝麻糊突变的文章是真的好。

白化:还行吧。不过我有文中写的那么渣吗?

李白想,明知一个小孩儿对自己有感情却不回应,与其它人眉来眼去卿卿我我。他发誓他绝对不会这样。

要是杜甫真对他有意思,他八成就答应了。

好笑,谁能抵抗住那双眼睛的央求?李白确实还挺喜欢他的,某种程度上。他忽然想起自己手上还有着杜甫的电话号码,却是从来没有拨出去过。他低下头,用舌舔舐着有些发干的下唇。

哦,对了,他可以现在打个电话给杜甫,权当就是祝贺他试镜通过。李白心里暗自给自己鼓气。这是个好主意,李白,你完全不用害怕,这没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杜甫耳机中的音乐突然中断了,手机屏幕上清清楚楚蹦出来“李白”两个大字。

他有点惊慌失措,按下接听键的手指有些颤抖。杜甫把耳机拔掉,拿着手机凑到自己的耳朵边上,站起身走到阳台上。

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拔掉耳机,为什么要走到阳台上来。

或许是太紧张?应该?

“下午好啊,杜甫,恭喜你试镜成功。我又可以遇到你了,在片场。”

电话那边传来李白清脆的声音,听的杜甫有些发愣,他不知道哪来的心虚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好支支吾吾地从口里挤出几个声调。

“嗯,嗯。对。”

啊杜甫,你在干什么啊!他简直要疯掉了。这正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!这是能够在你暗恋那么久的对象面前、好好表现的机会!你这是在说什么东西!

“呃……我是说,我也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,你演的很棒。你也很好看。”

电话那头的人仿佛是被他刚才的话逗笑了一般,回应的语气都柔和了下来。杜甫还听出里面夹了几分笑意。

“谢谢,你也很好看。特别是你的眼睛,很漂亮。”

说完对方就挂断,杜甫拿下手机,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,他的直觉告诉他,他基本是搞砸了。杜甫丧气的垂下头,软软地走回房间,整个人瘫倒在床上,从喉咙里发出无意义的哼哼。

老天!杜甫你可真他妈是个窝囊废。

李白挂掉了电话之后,低头在桌子上趴了好一会,直到听见电脑有消息的提示音才抬起头。

杜甫刚才那反应,结结巴巴的,大概是不喜欢他所以不想回答吧。李白的眼底堆积了些沮丧。往好里想,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电话太突然了?——自己可是从来没给他打过电话。

他回过神,才想起他还没有回苏轼的消息,李白点开窗口。果不其然,上面已经被苏轼刷了大半屏。

与东坡肉恋爱:你当然渣!老哥,你说你当年那么多女孩喜欢你,你却到现在连个初恋女孩儿都没有!你还不渣,你还不渣!人家女孩们都被你拒绝了个干净!

白化:这算哪门子渣,我就是不喜欢她们而已。

与东坡肉恋爱:日啊,但是当时我喜欢的女生喜欢你啊。我靠!我当时真想锤死你个小人,霸着那么多不让我一个。

白化:……这又不是我的错,你自己不符合人家的选偶标准还赖我不成。

苏轼哼哼两声,李白这意思,摆明了就是在嘲讽他长的没自己帅。

与东坡肉恋爱:啊呸!不和你聊我吃饭了拜拜!

苏轼气冲冲地拍下了笔记本的脑袋,正准备拍拍屁股去吃饭,却又突然打开笔记本,补上一句。

与东坡肉恋爱:祝您永远单身!气人演员。

李白在屏幕后看到这个来自他好友的消息后,眉毛忍不住跳动了两下,随后安然接下了这份恶毒的诅咒。

切,反正苏轼也找不着。不就单吗,大家一起单着呗。

电影开拍是在之后的事了。开拍那天杜甫起了个大早,洗漱干净之后就去化妆间化妆。

李白随后匆匆忙忙赶到化妆间,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,就感受到一束目光直直地盯着自己。从他进门开始就一直在看他,李白扭过头,刚好看到杜甫绷住了身子,在他身旁坐的端端正正,头也正视着前面的镜子。

“杜先生,请不要老是扭头乱看啦。”

李白听见了杜甫化妆师的一声抱怨,他看着在座位上,被戳穿了之后略显窘迫的杜甫,口中露出了几声轻笑。他看到杜甫悄悄地用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地在往他身上瞟,心里忍不住发出声感叹。

这小子的小动作真可爱。

他吹了两声口哨,悠闲地哼起小曲儿来。杜甫趁着化妆师喝水的间隙,用极小的声音结结巴巴地朝旁边的李白说:

“你,你好呀。好久不见。”

李白侧过头,神情仿佛有些惊讶,但他马上把表情收了起来,朝着杜甫放出了自己的招牌微笑。

杜甫看着他的笑,一下子就愣住了。他用手指狠狠地在桌子下掐了自己的大腿,这才使自己脸上呆滞的表情恢复过来。他连忙低下头,刘海挡住了他的大半边脸,可是他微红的耳尖还是暴露了他现在的心情。

李白他,他怎么笑起来都那么好看呀。

杜甫在心里嘀咕着。

这部电影的剧本还算不错,想必编剧在这方面也是下了功夫的。杜甫翻着自己手上的剧本,明天要拍那场,是由杜甫去与政府抗争,而李白接下任务去刺杀他。

杜甫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一个推翻暴政的平民首领,李白则是扮演政府手下的一名特工。故事整体建构在一个架空的世界,一个被黑暗笼罩着的未来式封建社会,暴政把这个世界搞得乱七八糟。杜甫就是那个带领人民走向自由的希望。

好吧,基本还行。

杜甫把剧本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。特工本来在电影的中途部分就有了想背叛的意识,但是政府意识到了,并给特工安上了一个控制神经的装置,这使得他不得不服从命令,即使他拥有着强大的精神力量。他要去杀了平民首领。而首领在最后的战斗中,迎着特工手上的刀刃把他拥入怀里,靠着最后一口气把特工后脑勺的控制装置拆掉。这使特工恢复了自我意识,他带领人民成功革命,然后在结局选择了抱着怀中原来的首领饮弹自尽。

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故事。好吧,也算不上,毕竟,在最后,人民获得了自由。

杜甫合上了手上的剧本,深吸了一口气,时间不早了,他要去冲个凉然后睡觉。

他穿上拖鞋,然后走进了浴室。

“——搞什么鬼!”

杜甫看着自己手上的喷头,再看看那个已经被自己打开了的开关。不会吧,杜甫脸都垮了下来,这个时候居然停水。演完戏后一身汗味的怎么睡得着?杜甫拿起手机,给前台打了个电话。

“很抱歉,杜先生,但是水管坏了,起码五个小时没有水,水管工已经叫了,要赶来还是要很久。”

“……好,麻烦你们了。”

杜甫焉焉地放下手机,别说什么向其它人借浴室,他天生的内向,完全没有沟通能力,更何况也没说有什么人能关系好到借他浴室——在剧组大多都是女人的情况下。

“我可以借你浴室,要来吗?”

杜甫抬起头,看见李白正歪着身子靠在门框上,勾起嘴角朝杜甫wink了一下。杜甫没想到他会在这里,一时间不知道是先回话好还是先把自己刚脱下的上衣穿上好。

“可,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!你愿意的话就跟我来吧。”

李白本着闲着没事来找杜甫讨论人物以及剧情,顺便调戏一下他的木头演员的心情来的,没想到正好撞上杜甫与前台打电话询问水。他就顺口问了出去,毕竟这也不是啥大事。

李白在拍电影这段时日,来找杜甫了不少次,一是为了培养友谊,二是为了讨论剧情。他必须澄清一下,虽然杜甫在平时和他说话时愣不拉几的,你说十句他回不上一句的,可真当涉及工作上的事时,可是认真的不得了。李白从来没在平时看见杜甫说这么多话,杜甫对人物有他独特的见解,对剧情分析更是透彻的不得了。

杜甫眨巴眨巴他漂亮的眼睛,随后点点头,从床上站起来,乖乖地走到了李白身边。





OK,写了大纲的五分之二了,可把我厉害坏了。

俗套的爱情故事。

lofter是不是讨厌我。
清水文都要屏蔽。

这篇太狗血了,先写这么多。
我自己都看不下去。

想想,万一哪天写完了呢?

(图片会不会糊了啊。)

【杜李】等

是入迷后续
我两篇揉到一起,不用找前篇。
现代paro。



他们坐了一小时的公交,在最终站下车。

夏天的夜晚如往常般闷热,风抚不起半点波澜。杜甫的手臂被李白扯住,踉踉跄跄地跟在他身后,长靴一下下撞击在石板路上,发出清脆的敲击声。

李白说,今晚要带他去他以前最喜欢来的地方玩。

其实杜甫晚上有事,他还有一篇又臭又长的论文没写,他还有他答应别人的晚饭,他正准备拒绝李白时,李白就对他一笑,硬是让他把涌上喉的言语咽下,傻乎乎地就跟着他走了。

他总是这样。

不能否认,李白生的是极为好看。那双多情的眉眼里时常是含着分笑意,举手投足都透露着潇洒,他若是不笑,那脸庞也都叫人赏心悦目,但又若是他双眸一弯,那只是更增几分风情。

从小就是如此,他只要一笑,杜甫就如鬼迷心窍似的,就那么陷进去了。



李白在他前头放缓了脚步,弯腰从草地上折下一根草,吹去它身上的灰尘叼在口中朝他轻笑。

“喏,杜甫,就是这啦。”

杜甫愣了好一会,没有马上回答他。

目光所到之处,尽是无边的绿草,被微风吹拂着在一旁摇曳,那如墨空中却是不见月亮,密密的不知道铺了多少星辰,却是杜甫从未在城中见过的景象。心上人在杜甫身旁坐下,柔了神情笑吟吟望着他,杜甫也转过头侧目看他,视线与他对上,失了神半刻。

大抵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他看了他整整十五年,却没有一秒觉得看够过。

“怎么,看我看的入迷了?”

“嗯,你好看”

耳旁传来人的戏言,杜甫想着。

的确是入迷了。

3.

杜甫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心里产生这种情愫的。

或是从第一眼看向他开始,亦或是在自己衣服被雨渗透而接过他抛来的外套开始。杜甫记不大清了,只是这样迷迷糊糊地就被他吸引狠了,却当他反应过来时,心中已被李白烙下一道深深的印子,难以抹去。

杜甫是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,他心里其实也很明白,那样的悸动哪里正常啊。

杜甫却一直固执告诉自己那种感情只是友情,李白不过是他的挚友,是他的知己,就算是他单方面觉得的也好,不过是友情。

貌似是杜甫刚刚上小学的样子,他搬了一次家,大概是因为两个人的父亲是多年好友而商量好了罢,杜甫的邻居就正好是李白。

杜甫在这之前其实和李白见过几次,无不是李白与他父亲来他家拜访。两人不过相差一岁,也正是小孩贪玩的年龄,他们的父亲在屋子里聊天,他们就结伴在院里瞎跑。李白总是喜欢带着他,捉虫抓鸟玩的不亦乐乎。杜甫不懂这些,比起李白胆子也小了不少,所以李白在树枝上找蝉时,他也就只能在树下巴巴看着,又或是拿着袋子接着他丢下来的玩意儿。

他年幼,但是当时却是崇拜李白的,只要看见他一次也开心的不得了。他好奇为什么李白只比他年长一岁却是会知道那么多东西,他也喜欢李白那从骨子里透出的那份干净气儿,打心底就想贴近他。

4.

李白听见他的回答不禁笑出了声,伸手枕着头躺在草坪上,拿食指在他面前晃晃。柔风徐徐,揉乱了他的刘海,李白转过头,目光投到天空中,咬着草根含糊两句。

“我平时就喜欢来这里,平时也没有几个人,晚上的景色却是特别的好。”

嗯。杜甫缓缓点头。我也这么觉得。

“你看,有花有星,有风又有那美人——”李白故意拖长了音调,余光瞟着自己身旁人,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反应,却见他没露出半点表情,便无趣的收回眼神。

“要是有酒就更好不过了。”

杜甫原本听见他的前半句,稍稍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。他抿着唇低头望向自己的衣兜,道:“那我替你买吧。”

李白闻言咧嘴一笑,嘻嘻哈哈道:“果然还是你最懂我啦。”

“那你在这等我,我手机没电了等会回来找不到你人。”

“哎呀,怕我这么大个人丢了不成,快去快去。”

李白抬手推了一下他的小腿,杜甫没站稳,跌跌撞撞向前走了两步。他连忙回过头看着李白,却见方才捣乱那人对他笑得灿烂,那霎,仿佛漫天星空都黯然失色。

5.

杜甫现在有点后悔了。

这地方倒是实在有点儿偏僻,他走走跑跑了十多分钟都没见到一家便利店。天气又闷热,稍微跑两下就满头的汗,那汗流浃背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杜甫依稀记得他出门前带了点纸巾在口袋里,低头打算从衣兜里掏出几张,却是不小心把钱包顺着纸巾拉出来,啪咔一声掉在地上。杜甫盯着钱包看了好一会儿才弯腰把它慢慢捡起来。

杜甫其实蛮不想看见这个钱包的,但是奈何钱包这东西,质量好的太贵,便宜点的质量又差,才勉勉强强用起这个钱包。

非要说起的话,那便是几个星期前,李白的生日。

杜甫算好李白生日近了,倒是有点紧张。以往李白的生日都是去他的朋友给他搞的一个派对玩上好久。他们与杜甫不熟,就自然没有邀请杜甫,所以他只能在李白晚上回来的时候送他一份礼物罢了。

这次却是不同,李白提前一个星期就推掉了所有他朋友所向他发出的生日派对邀请。杜甫好奇问起来,就不以为然地说,以前的生日都是和他们过的,这次我就想和你两个人过不行吗?

行啊,怎么不行啊。杜甫的心里都要乐开花了,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睡不着。

这是李白和他单独过的机会,他想了会,要不然就送他巧克力吧,但是他不怎么喜欢吃太甜的东西,那酒心的呢……?要是直接送钱的话会不会太俗了啊,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钱。——不对,一个生日,怎么搞得跟过情人节似的。不对不对,他怎么跟个泛春的小女生一样,太不对劲了。

杜甫来来回回在床上滚到清晨才睡着,最终还是决定送给李白他自己亲手做的钱包,他家里自从他成年之后就要他独立,不给他钱。他只好自己找了几份兼职,但也只够自己的伙食费,手头实在是不怎么宽裕。

他第二天早上爬起来就欢欢喜喜地做了一个钱包,杜甫的手还是巧的,做的钱包也比较精致,挺好看。杜甫拿着钱包左瞅右瞅老半天,嘴角都不住上扬。

但是真到李白生日那天,他却拿不出手。

他怎么就忘了,他怎么就忘了。李白那么优秀,他有那么多朋友。他明明经常和自己提起他那个叫孟浩然的人,他们俩关系也铁的不行,而且他人也很有钱。

他怎么就忘了。

李白接过孟浩然送给他的包,拍了两下孟浩然的肩膀道谢,然后转过身略带期待地看着杜甫。你不是说今天要给我一件礼物吗?

啊,啊。杜甫哼了几声,把自己的钱包攥紧在衣兜里。我开玩笑的。

孟浩然给他的包哪里便宜啊,杜甫记得自己从网上看到过两次,这种男士包,怎么都要几万。这么一比下来,他那个小包真是寒酸的不行。

他忘了。

他的朋友很多,但他的朋友只有他一个。

6.

杜甫总算是找到一家便利店了,虽然很小,但还是有不少东西的。

他目光朝店里扫一圈,抬手指着柜台上的一瓶酒,道:“老板,那酒帮我拿一瓶。”

李白自从初中以后,不知为何就开始喝酒,而且酒瘾很大。杜甫也曾经劝过他喝酒伤身,叫他少喝点。李白却还是改不掉,他也就任着李白去了。

曾经也是有很多次,李白喝的不省人事时随便给别人打电话,每次恰好就打到他的。杜甫一听到对面在胡言乱语就知道李白又喝醉了,便马上抛下手里的事去把李白接回家。也有好几次,是把杜甫吐了一身的,他也不恼,就一直安慰着李白,李白说一句他回一句,也不管李白是不是能听得见。

老板把酒拿下来递给杜甫:“268块。”

嘶,杜甫听到这个价格一阵肉疼。但还是掏出钱包巍巍颤颤地抽出三百块给老板。这酒是他见李白经常喝的,大概就是他喜欢的酒吧,但是杜甫没想到这酒倒是这么贵,他这个月存的钱,买个八九瓶就什么都不剩了,李白却是隔三差五地就喝一瓶。

老板回头给他找零,杜甫低下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酒。杜甫也不是不喝酒,不过大部分都是啤酒红酒,鸡尾酒偶尔也喝。虽然他没喝过特别烈的白酒,但是杜甫的酒量和酒品都是很好的,至少一瓶普通白酒下肚倒不了。

他接过老板递给他的钱,扭头就准备走。听见一枚硬币掉在地上的清脆声,想必是刚才没拿稳吧,他也不回头去捡了。这么买瓶酒的时间,就已经快半个小时,按照李白的性子,怕不是早就等不住了。

他火急火燎地往他们之前的地方赶,还好他记性不差,倒也没迷路。等到杜甫到了的时候,他低头一看,李白早就躺在草坪上睡着了。

杜甫松了一口气,因为刚刚跑的太急,他现在还没缓过来,只好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调整自己呼吸。

他走到李白旁边蹲下来,把酒放在一旁。

李白平常在醒着的时候,脸庞线条总是那么硬朗,反倒是现在睡着了,柔和了不少。就这么歪着头缩成一团正睡得香甜。杜甫不住俯身低下头凑近他的脸,李白的嘴唇微微张着,杜甫是知道他最近有些感冒,鼻子塞住了,只能张嘴呼吸,也不觉得什么。

这人真的是,明明知道这么睡容易着凉,还是要这样。杜甫脱下自己的马甲轻轻盖在他的身上,理了一下他睡的凌乱的刘海,用纸巾擦干他额上汗渍。

他却是睡觉都这么好看。

他怎么这么该死的好。

杜甫总觉得口中有点苦涩,咽下几口口水却还是无用。

到底苦的,是嘴还是心。

7.

暗恋这种事情,拖的越久,就越说不出口。

初高中的时候,正是小孩情窦初开的年纪,像李白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没人追。

杜甫是亲眼看见过情人节那天李白的抽屉满满都是巧克力和情书,而其中一份,就有他给的。前几天他本来说着是去外面散步,就不知觉买了块巧克力。杜甫想送给李白,想了想倒是觉得别扭,于是便安慰自己这不过是友情巧克力而已,无伤大雅。

李白也是给那群小女生拒绝的干脆,当天来了学校就把那堆情书捆起来叫杜甫帮忙丢到垃圾桶里去。这下不知道伤了多少女孩儿的心。

李白留下了巧克力没丢,他挥挥手叫杜甫过去他那里,杜甫就乖乖过去了。他把那些巧克力扔到杜甫怀里,道:“这些就给你了。”

杜甫与李白相反,他是很喜欢吃甜食的,特别是巧克力一类。李白既然给了他,他也就自然收下。杜甫抱着这巧克力正准备回到自己座位上时,无意瞟见了李白桌子上还放着一袋巧克力,是他买的那包。李白已经开过了,正在座位上吃着,或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朝他灿然一笑。

“没想到你买的巧克力还挺好吃的。”

杜甫连忙啊了两下,呆呆地回到自己的座位,也开了一包心不在焉地嚼了两口。

哪里好吃了?

甜的发腻啊。杜甫想。

8.

他以为只有小女生才会喜欢李白。

他那时网络还没普及,父母也不常提起这类话题,他也自然以为只有男女才可以相爱,只是以为他对李白的是友情。

怎么可能是友情。

他下了晚自习准备回宿舍,发现李白正站在教室门口等他。杜甫发现他脸上有几块淤青,他愣了一下,连忙问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李白只是挥挥手,说没什么。

杜甫有点生气了,纵使他向来脾气都好的不得了。他抓住李白的衣领把他压在墙上,眉间皱成一团。

“你这是怎么了?是被人打的吧?你这样的身手怎么可能被打成这样?你倒是说啊!你别什么都自己扛着,你当我是什么啊!”

李白也啧了一声,按下他扯着自己衣领的手,摇摇头道:“没什么大事,被一个男的表白,我拒绝了他叫人打我而已,我已经摆平了。”

“……啊这样啊。对不起,我刚刚有点激动了,你就当我傻了,傻了。”杜甫松了手,听见他的话后连忙道歉。

“等等,是男的朝你表白啊。”

李白点点头,怎么了。

“男的也可以喜欢男的吗?不是只能喜欢女的吗?”

李白听见他的话突然乐了,大笑两声拍拍他的肩:“老兄,你还活在上个世纪吧。这个世界上是有同性恋的,就是喜欢同性而已,你别说你没见过啊。”

杜甫突然怔住了,盯着他脸上的淤青半天说不出来话,良久才憋出几句。这样啊。

心里堆积已久的情绪仿佛终于找到了出口,杜甫终于反应过来了,同时也更加不知所措他从没想过居然是这样,他曾经为这份感情找过各种理由,是友情,是亲情。

原来都不是。

李白转过身准备往外走,杜甫却突然叫住他,他回过身,疑惑地看着他:“怎么了?”

“李白!我…我……!”

“你怎么了?”

杜甫到底还是把那句话给咽下,咽在了肚子里,他握紧拳头,却又松了手。

“——没事。走吧,回宿舍。”

9.

现在杜甫就在想,当初为什么他就没有勇气把那句我喜欢你说出来。

若是当初说出来就好了,暗恋这种东西,真的,拖的越久,越说不出口。

应该是怕被拒绝吧,当初的小毛头可是玻璃心地要命。杜甫自嘲地笑笑,就算被拒绝了,也可以再多试几次嘛。搞到现在就好了,彻底说不出了。

杜甫低下头,双眸紧紧盯着李白的睡颜。李白的唇总是淡粉色的,杜甫也总是会想,这样的唇吻起来是什么感觉,是软的吧。

他这么想的,也就这么试了。

他如鬼迷心窍了一般,覆在李白的身上,轻轻地在他嘴角边落下浅吻。他的心此时跳的厉害,他从李白身上起来时,却看见身下人早已睁开眼睛,湛蓝色的眼瞳在黑夜里格外耀眼。

他只是笑。

“杜甫,这个吻我等了你十五年。”

【杜李】入迷


他们坐了一小时的公交,在最终站下车。

夏天的夜晚如往常般闷热,风抚不起半点波澜。杜甫的手臂被李白扯住,踉踉跄跄地跟在他身后,长靴一下下撞击在石板路上,发出清脆的敲击声。

李白说,今晚要带他去他以前最喜欢来的地方玩。

其实杜甫晚上有事,他还有一篇又臭又长的论文没写,他还有他答应别人的晚饭,他正准备拒绝李白时,李白就对他一笑,硬是让他把涌上喉的言语咽下,傻乎乎地就跟着他走了。

他总是这样。

不能否认,李白生的是极为好看。那双多情的眉眼里时常是含着分笑意,举手投足都透露着潇洒,他若是不笑,那脸庞也都叫人赏心悦目,但又若是他双眸一弯,那只是更增几分风情。

从小就是如此,他只要一笑,杜甫就如鬼迷心窍似的,就那么陷进去了。


李白在他前头放缓了脚步,弯腰从草地上折下一根草,吹去它身上的灰尘叼在口中朝他轻笑。

“喏,杜甫,就是这啦。”

杜甫愣了好一会,没有马上回答他。

目光所到之处,尽是无边的绿草,被微风吹拂着在一旁摇曳,那如墨空中却是不见月亮,密密的不知道铺了多少星辰,却是杜甫从未在城中见过的景象。心上人在杜甫身旁坐下,柔了神情笑吟吟望着他,杜甫也转过头侧目看他,视线与他对上,失了神半刻。

大抵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他看了他整整十年,却没有一秒觉得看够过。

“怎么,看我看的入迷了?”

“嗯,你好看”

耳旁传来人的戏言,杜甫想着。

的确是入迷了。







我好短,我认罪

关于一个杜甫的小私设

想象中杜甫的头发是水墨般的纯黑色,看上去很是软绵绵,带着点自然卷,一根呆毛昂立在头顶。眼睛是丹凤眼,眼珠的颜色是金黄金黄的,但是瞳孔是蛇瞳,在左眼眼角那有颗泪痣。一笑就会露出小虎牙来。皮肤很白,还带着点婴儿肥。

感觉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吧。很开朗的那种,平时就喜欢笑,没什么大脾气,对身为自己前辈的李白有着极为莫名的情感。在某些方面特别的固执,一旦有危险就会想牺牲自己保护他人

随身携带着小时候李白亲手送给他的玉箫,上面系着一根红绳,尾端挂着一个雕刻的小李白木牌。

是个特别喜欢吃甜食的人,对于西方的冰淇淋情有独钟。灵感来了时会疯狂撸画写诗,平时没事就爱哼哼小曲子。被李白带的也挺喜欢喝酒,但酒量不如李白。

背景是生活在动荡的战争时期一个小家庭,从小就被叛军杀死了父母,赶离了故乡,被李家人收养,是李白的发小和义弟。后来李白闹大唐,无法追随他的脚步而留在了长安,偶尔会去偏远的西域寻找李白,但终究一无所获。

然后……私心农药杜李tag???